腐朽失修 没获拨款 乏人问津 海墘姓王桥恐消失

腐朽失修  没获拨款  乏人问津 海墘姓王桥恐消失
特别报道:黄丽君

腐朽失修  没获拨款  乏人问津 海墘姓王桥恐消失

姓王桥已多年被忽略。

桥板破烂腐朽,却不获州政府拨款更换,海墘姓王桥恐随时消失。

乔治市古迹火红的旅游区海墘姓氏桥,有一座鲜为人知的姓氏桥——姓王桥,目前只剩下一间屋子,加上没人管理,以及没获州政府拨款维修,已沦为危桥,恐随时步上姓郭桥及平安桥的后尘。

姓王桥负责人王礼义向《》说,若州政府再不拨款维修,久而久之,姓王桥就会消失。

一家三代管理姓王桥

“这是王氏人的历史,应该保留。”

王礼义是一名导游,他是去年回到家乡姓王桥时,才发现姓王桥已腐朽,并变成危桥。他表示,姓王桥之前由他爷爷及父亲管理,而他是第三代管理姓王桥。

王礼义:既有200年历史
槟城应有200年古迹

王礼义表示,若全部都发展成高楼大厦,那还有什幺意义?

“槟城有200年的历史,就要有200年的古迹!”

他说,所幸乔治市获古迹区地位,不能随意拆除古迹建筑物,姓王桥才获临时地契(TOL),可继续保留。

尽管如此,他表示,虽然受古迹区地位保护,但姓王桥的土地还是属于州政府。

他表示,若州政府不拨款也没关系,但请让他可在姓王桥上做些生意,然后把赚到的钱为姓王桥“改头换面”。

腐朽失修  没获拨款  乏人问津 海墘姓王桥恐消失

王礼义质问槟政府
问题一:为什幺就只有姓王桥没获拨款?

“是不是我们的桥太完美,不需要修了?”

王礼义怒斥指姓王桥最为破烂,但却没获拨款,槟城七姓桥但却为何只有6姓桥获拨款?

他指出,姓王桥不像其它姓氏桥有海上村庄般有人居住。但姓王桥以前承担着处理货物吞吐的重任,成了“码头运输公司”。

他说,如今虽没有什幺用处,但桥破烂也应该维修。

“姓王桥最没有气派!”

他说,曾经有旅客经过时那幺批评。这句话的确伤人,但确是事实。

“因为我们没有钱维修啊!”

问题二:为什幺还要建停车场?

王礼义质问指政府最近在姓王桥附近建停车场,惟关税局已有停车场,那何仍需再建停车场?

他质疑关税局有多少工作人员?何以需要那幺多停车位?若政府一点一点地把他们的地都拿走,那姓王桥岂不是就快要消失了?

“因为建了停车场,没人可以看到姓王桥的样貌,需走进去尾端才可以看见。因此,很少人知道姓王桥的存在。”

他说,姓王桥前的空地如今是摩托车停车场,同时也经营脚踏车出租生意。

往年获马华关照
如今10年没拨款

王礼义表示,彭加兰哥打区前任马华州议员李学德之前都很关照他们,除了用较好的桥板,柱子也是用水泥建造,让其桥更稳固。但日子久了,经日晒雨淋,桥也是会“生病”的!若没有“定期吃补”,最后还是会腐烂。

但至今姓王桥已将近10年没获拨款。

“不是说一定要靠政府,但这是我们的福利。”

仅拥部分地段临时地契
申请重建祖屋不获批

王礼义说,他曾于2015年11月写信向土地局提出申请,以便在姓王桥上重建祖屋,之后土地局派员来考察及衡量后表示,姓王桥只有一部分的地方拥有临时地契(TOL),因此不能让他在桥上重建祖屋。

土地局官员也问王礼义,是向政府索取修理费还是自己掏荷包?他表示,当然希望政府可以拨款辅助他们,以减轻他们的负担。只是最后,却没有任何消息了。

他说,他曾找世界文化遗产的工程师帮忙再申请地契,好让他可以做一些生意,如餐厅或民宿等,赚了钱再自己装修,但也一样没下文。

腐朽失修  没获拨款  乏人问津 海墘姓王桥恐消失

因用所剩下的桥板修补,桥板厚度及颜色不一。

桥板不一如“乞丐”

他慨叹的说,去年其他6座姓氏桥获州政府拨款维修,惟独姓王桥没有获拨款,而在他苦苦恳求下,负责维修桥的人就拿了剩下的桥板帮他维修,但由于厚度及颜色不一,姓王桥就像乞丐的衣服,哪里破了,就随便拿其他布料补一补。

“除了美观之外,最重要的是安全问题。”

他表示,厚底不一的桥板造成了整座桥崎岖不平,一个不小心,随时会绊倒。

刘敬亿:有问题才维修
非拨款予每座桥

民主行动党彭加兰哥打区州议员刘敬亿接受本报电访时表示,姓王桥只有一间屋子,不像其他姓氏桥有许多水上屋,需改善桥身。

“政府部门不是给予拨款,只是帮忙维修桥身而已。”

他强调,政府都会派人去考察,若发现该桥有了问题,才会维修,并不是给每一座桥拨款。

新闻背景:
姓王桥住家变停车场

海墘目前仅剩下七座桥,从海墘的北端开始按次序排列为姓王桥、姓林桥、姓周桥、姓陈桥、姓李桥、杂姓桥及姓杨桥。

据知,姓王桥的桥民一向都没住在桥上,他们是住在桥对面路,而姓王桥是他们的渡头。

不过,目前姓王桥的桥民全已搬走,他们原本的住家目前是一个停车场。

七座姓氏桥中,以姓周桥的规模最大,桥上约有75户人家。建于19世纪中,桥民原乡于中国福建省泉州同安县杏林社。

人口第二多的是最靠近渡轮码头的姓林桥,桥民原乡于中国福建省泉州同安县后村庄。据目前统计,约有40户人家。

人口排第三的姓李桥,桥民原乡为福建省泉州同安县兑山村。现在住着25户人家。

最早期的姓李桥是位于现今的码头地段,后来因受到渡轮码头扩建计划的影响,才易地重建。

而姓陈桥是姓氏桥里最长的一座桥,长长的桥延伸至海中央。

至于杂姓桥,顾名思议,就是桥民来自不同姓氏,通常是那些姓氏都没有自己属于的那一条桥,所以大家聚集在一起组成了杂姓桥。

杂姓桥成立于1960年代,目前有20多户水上人家。

海墘原本还有2条桥,即姓郭桥及平安桥,但都已于2005年被拆除让路发展。